社会组织开展党建,如何做到得心应手?

更新时间2021-06-11 20:50:20  点击次数:152次  来源:CFF2008



 导读: 


党建是社会组织工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开展党建工作对社会组织是增加了一定负担还是大有促进作用?社会组织开展党建有哪些痛点?如何借力党建实现机构发展?去年7月,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秘书长说”活动围绕“社会组织与党的建设”主题,邀请3位嘉宾,对于社会组织开展党建工作展开深入讨论。


本文精选本期活动中的精彩观点,欢迎点击文末“阅读原文”阅读本场对话完整版。


▲本文仅代表嘉宾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对话嘉宾


江维

中共成都市委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副主任

成都市社会工作协会会长


宿彦慧

中共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党支部书记

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严昌筠

中共荆门市义务工作者联合会党委委员

荆门市义务工作者联合会秘书长


引谈人


谭红波

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副秘书长


01

如何看待社会组织党建


谭红波:2015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社会组织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试行)》,文件认为,社会组织已经成为我国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加强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旨在引领社会组织正确发展方向,促进社会组织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进程中更好发挥作用。在您看来,党坚持做社会组织党建工作,体现出“党领导国家”和“党要管党”的哪些执政逻辑?


江维:当时出台这个文件的背景很清楚,就是要加强社会组织的党建力度。之所以要加强,是因为社会组织的党组织建设长期存在虚化、弱化和边缘化现象。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他要带领全国人民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社会组织也是重要的建设力量,他需要使东南西北中、工农兵学商都在党的领导下向着共同的目标前进。


从这次新冠疫情防疫来讲,为什么当时世卫组织的专家看了中国的抗疫,会说他如果得了新冠,希望在中国得到救治,就是因为中国政府能够最大限度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去应对这样的突发公共危机,不管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的力量。加强党的领导能够使动员力量达到最大,可以把各方面的力量都整合起来。出台这个文件就是要在社会组织里面植入政治基因,以便在需要力量总动员的时候,可以用党组织渠道直接打通各社会组织整合力量同向发力。


谭红波:2018年,民政部门要求社会组织在章程中增加党建内容。真爱梦想的潘江雪理事长作为党外人士曾经说过,“大家对于基金会做党建,其实半懂不懂,因为大家好像都觉得必须要接受,但实际上你不知道党为什么要这么做,党的这套思路是什么样的,你真的要去了解,要去学。”请结合您的工作实际,简要谈一谈您对党的建设嵌入社会组织的必要性的理解?


宿彦慧:对于社会组织而言,党建最大的意义是凝聚价值共识,确保我们不犯不可挽回的致命性错误,让我们在正确的道路上开展为社会服务的工作。


谭红波:荆门义工联成立党委,在湖北是头一家。请您简要介绍荆门义工联在这方面的经验和体会。


严昌筠:我们大部分义工都是单位人,对于成立党组织,大家不陌生也没有抵触,出来做公益就是来释放情怀,要成立就成立呗。我们迅速让义工们亮明党员身份,义工骨干大多数是党员,而且有针对性地招募党务工作者,给个党务职责,义工就图认可,大家觉得挺有意义。我们虽然和政府走得非常近,但是坚持自己的定位,我们是民间的公益组织,做我们能做的事,不越矩、不越规,在党建引领下,发挥我们的作用。


谭红波:社会组织与党组织的使命其实都是为人民服务、推动社会进步。关于社会组织对党和政府的看法,有的选择做从旁批评者,有的选择做共同建设者,其实按照共同使命,也可以定位成“为人民服务事业共同体”。有些社会组织的负责人长期存在对党建工作的心理障碍,作为一名党政领导干部,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对他们有哪些建议?


江维:在没有对党建工作有理性认知之前,不少社会组织对党建的确表现为一种心理障碍,因为在很多程序中党建工作作为预置程序必须开展,社会组织就老觉得是被强加的,就不乐意。


党建其实是连接资源的万能接口,是能够打通各方、实现互联互通的一个“基建”。社会组织通过组织和培育社会力量去推动社会进步,这就需要更多的连接,上至党委政府,旁至企业,内至其他门类的社会组织上下游,它需要各方去打通和连接。有一个天然的渠道和“桥”,我认为就是党建。你敲不开的门,可以通过党建敲开;你听不懂的话,可以用同一套话语体系翻译过来,资源也就可以通过党建来协调整合。


社会组织本来就是利用社会资源推动社会发展的组织,本来就应当公开透明依法治理,应当摒弃顾虑党组织监督对社会组织发展不利的想法,反而应该转变思维方式,做好党建工作,真正能够跟各方力量结为“为人民服务的事业共同体”。大而言之,党和政府的目标和我们社会组织的目标使命都是为人民服务,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把我们社会组织要做的事情的价值体系、工作内容和工作流程,与我们国家、市场以及其他社会领域,用党建来打通、来连接,是我们做公益的人、我们社会组织负责人以及做社会创新的朋友们,需要站在更高的维度上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02

社会组织负责人如何处理

与党组织的关系


谭红波:民政部门主要通过登记、年检、评估等手段推动社会组织党建工作。这些措施给社会组织设置了更高门槛,带来了压力,表现比较突出的是决策“两张皮”问题,当社会组织负责人和社会组织党组织负责人非同一人时,往往会出现领导者角色矛盾。从党和政府的角度,您如何看待这种矛盾?对此您有何建议?


江维:首先,社会组织是理事会决策,既不是党组织书记,也不是理事长、秘书长决策,这是非常清晰的。如果提出这个问题,我觉得就有点外行了,说明这个组织治理不健全,还处于创始人说了算的阶段,需要完善治理结构和治理机制。


第二,党组织书记如果不是理事长或秘书长,他在社会组织里面的任务是把握政治方向,而不是插手具体业务,更多是划红线,列负面清单。红线外的事、违法的事、违反党和国家利益的事不能做,这由党组织监督;红线内的事,跟社会组织的使命价值一致的事——这方面是没有冲突的,只是做的方式、方法会有不同意见——毫无疑问是理事会决策,这就不是党组织书记可以粗暴干预的范畴。


我建议理事长、秘书长平时要和党组织的书记多沟通,我们社会组织的治理本来就应该是公开透明廉洁的,让书记理解社会组织业务的内在逻辑,经常在一起充分沟通,甚至让书记参与一些项目过程,书记就能理解和支持了。


谭红波:按照规定,社会组织党组织对社会组织重要决策、重要业务活动、大额经费开支、接受大额捐赠、开展涉外活动等提出意见。对上述重要事项,社会组织党组织提出意见后由社会组织相应机构决策实施。在您看来,秘书长、理事长如何处理好与社会组织党组织的关系?


宿彦慧:首先,社会组织必须摆正自己的位置,明确与党组织之间的关系。党的文件对社会组织和党的关系定位很清楚,社会组织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我们社会组织在发挥社会调节、社会治理等方面的作用时,是要在党的领导范围内来开展工作的,用江老师的话,就是在红线范围内,围绕组织使命、愿景、价值观开展工作。


其次,社会组织是社会公共服务的一部分,也是党和政府社会治理的一部分,这确保了我们的合法性,我们做的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事业的一部分,我们是为人民服务事业的共同体。而且我认为公益组织天然具有这样的属性,我们天然“为公”。所以,社会组织和党组织本身并没有矛盾和冲突,而是共同推动机构和中国社会向善向上发展。


党支部对社会组织有建议权,但决策权是通过机构章程和内部决策制度来保障的,无论是机构内党组织,还是外部捐赠人、志愿者这些多元伙伴给的建议和意见,多倾听一下,总归是多一个视角,对我们最终的决策是有益而无害的。大家无妨多听一听党组织的意见,说不定给我们一些新的开阔视角。


总结而言,从这个定位上来讲,社会组织管理者首先不要给自己天然设一个障碍,也不要将党组织看成是来监督我们,甚至是来阻碍我们的。我们要反过来思考,怎么发挥好党组织的特殊组织形式,为我们组织本身的使命愿景,成为参与社会治理、推动社会进步的一部分。


03

与机构本职业务有效结合

与党政部门形成良性互动


谭红波:荆门义工联党委在成立前后,和荆门市委组织部有很有意思的互动经历。基于这些互动经历,您认为社会组织如何更好地与党的部门(组织部、统战部等)实现良性互动?


严昌筠:我们义工联注册成立乃至多年的正常发展,和政府支持推动分不开。2006年,市委宣传部部长参加我们义工活动就提醒我们说,“你们这个组织要注册,要有名分。”


我们要成立党组织的时候,递交申请成立支部,发现义工联党员有200多人。组织部一听这么多人,叫我们直接成立党委,组织关系就在原单位,还给了我们发展党员的资格。组织部说,“以前不太了解你们这个组织是些什么人,每天干些什么,确实有点不放心。现在成立了党委,你们不管怎么发展,我们都放心。”这是当时一个真实经历。


我们和政府有更好的合作,和党组织有更好的融合,有两方面经验。一是坦然欢迎他们参与进来,像我们这个小城,精英基本都在党组织里面,我们逐渐把这些精英吸引过来,形成了“一联独大”的格局,由此也孵化出一些社工机构和社会企业。二是主动向职能部门伸手,我们碰到自己解决不了的困难,就直接去他们办公室,跟他们要资源。因为不是为了自己,所以就敢厚脸皮,和他们打起了交道,我们发现帮着帮着就成了一家人,真是“不打不成交”。


有个标志性事件,使我们深入了解了党建和党组织。2015年湖北监利沉船救援,我们参与进去。后来我写的志愿服务综述,上报给中央文明办,得到领导批示。当年中宣部在嘉兴召开党建工作会,会上红头文件号召:全体党员向湖北志愿者学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这些年,我们对应各职能部门成立相关服务队:救助站——社会救助服务队,疾控中心——防艾项目组,肿瘤医院——临终关怀服务队,红十字会——应急救护服务队,文明办——啄木鸟服务队。背靠大树好乘凉,他们有活动资金、项目、资源,我们有人手。还有荆门城区63个社区党支部邀请我们融入,一个社区安排一名骨干义工对接,引入项目,组织活动,挺受欢迎。


谭红波:我们知道,体制之所以重视我们、珍惜我们,是因为我们做了他们做不到的事情。只有吸引更多德才兼备的公益人,和体制合作、和党政部门打交道时,基金会、社会组织才会更有底气。您对基金会秘书长如何向党建借力,如何与党政部门打交道,还有哪些具体的技巧建议?


宿彦慧:党建是很好地与党政部门沟通的桥梁,也是政社互动的重要纽带。但是政府的事情很多,不会有很多时间和机会去专程听你的汇报和去专门关心你和了解你。我们公益组织有些活动想邀请政府领导参加,是不太容易的,而通过党建活动,邀请不同领域的党政部门参加,往往是一个很重要的对话窗口。


很重要的一点是,你真的要去了解我们的党和政府在关注什么,他们的工作目标KPI是什么,然后结合我们自身的工作,很有效地转换成和他们衔接度比较高的内容。举个例子,去年我们开展党建活动,当时上海市委统战部、妇联、政协很多人都到了,我们活动主题是“真爱梦想不忘初心党建活动之三州三区精准扶贫工作研讨”,这个话题跟党政部门的工作目标以及想要了解的事情、想要传达的内容是非常契合的,这时候把他们邀请过来,才能很好借机把我们的成果和价值传递出去。


我们每年都会邀请民政的、政协的、统战的、妇联的等各方面领导,一方面让他们有机会了解我们社会组织开展的工作和服务成果,另一方面也是透过这样的方式,让政府部门来传递一些我们比较少关注的、但对我们的发展有重要指导作用的政策。所以,我们要借助党建,把我们的成果和需求反映上去,把上面的政策很好地理解清楚和传递下来,让我们公益组织在党和政府的事业中有能见度。


怎么让我们有更多日常的能见度呢?其实我们党是有往上投递通道的,比如党员故事可以通过党组织上传到综合党委,在党的系统内做一些播报。这本身也是党组织的工作之一,树立党员典型,传播感人的故事。我们公益组织做的事情,毫无疑问完全契合我们党需要讲的正能量故事,我们要借一切这样的机会去向党和政府做沟通,传递我们这个组织所做的工作和服务,这是打造互相欣赏的政社关系的重要方式之一。


04

创新开展党建工作

有效发挥党建作用


谭红波:社会组织的党建工作,从基层实务工作来看,有三组关系很有意思。一是党建和团建的关系,二是党建和党务的关系,三是党建培训和业务创新的关系。这三组关系处理得好,党建得心应手;处理不好,党建左右为难。荆门义工联如何处理这三组关系?


严昌筠:我们不可能为了党建而党建,党建只是达成目标的方式之一,好用为什么不用?在志愿精神和党的精神之间找到契合点,这是我们特别在意的。内心真正认可之后,再来做党建工作可能更容易一些。志愿服务是激励人们利他的服务,用生命去影响生命,让生活更美好。我们在很多培训中经常讲的一些人物标杆,他们愿意献身,愿意为过小日子的人们遮风挡雨,这就是志愿者该有的样子,也是党员该有的样子。


团建就是把不同的人融合起来,通过合适的公益活动,满足这些人不同的公益服务需求。我们义工联发端是产业工人,我们涉及志愿服务活动首先要满足志愿者的需求和动力,吸引大家自主参与。通过我们义工联这个平台,不同行业的人、不同圈层的党员聚集到一起,消除壁垒,形成合作,形成力量的重组。组织部的同志跟我们讲,我们所有的活动其实都是党建活动。


关于党建和党务,其实党务是非常繁琐的,但它又是管理手段科学化的一种表现,我们义工联做项目,就把做党务这个模式拿过来,开始来从零散化向项目化、专业化方向发展。过去,我们开展活动是碰到就管、求助就上,现在我们不撒胡椒面,更注重规范。


最近两年我们作为湖北省的枢纽机构之一,将规范意识带到各市州公益伙伴中间。湖北有17个市州,每个市州都有十几二十几个活跃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在一起联盟,互相抱团学习。这次抗疫,我们一起配合湖北省慈善总会的物资分发督导,就是项目化、规范化的一个典范。我们一开始也不习惯,一线干活和整理资料花费精力大概三比七,但在这个体系里面我们学到了很多,也更有实效,我们督导了4000多万件的海内外捐赠物资,还挺有成就感。


至于党建培训,其实培训就是学习新知识,走出自己的地界看世界,看到好东西拿回来用。公益是越分享越强大,一点一点学习新知识,逐渐改善创新,天天看是习以为常,做得久了回过头看,义工联有大变样。


我们的培训方式有荆门电台《义工夜话》1小时直播,有电视台的《义工日记》专栏,有每周线下沙龙、每月例行培训,都冠以党建活动之名,参与者、组织者都是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


通过党建培训,我们走向创新之路,以前靠大家AA制做慈善,有多少钱办多大事,其实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时间长了,家人也不同意。后来我们逐步带领义工伙伴自我突破,提倡做“快乐义工”,鼓励义工与自己的时间去做服务。再后来,我们主动与政府、企业合作。省运会、八艺节、道德讲堂、漳河游泳节、创建文明城市……一些重大活动上都有我们荆门义工专业的身影。


谭红波:社会组织相对而言党员人数少,工作人员特别是负责人兼职多、流动快。针对这些现实问题,您对创新开展基金会党建工作的方式方法有哪些建议?


宿彦慧:如何创新开展党建,更好发挥党建的作用,一方面,我们可以借助党建来增进与捐赠人企业伙伴和受益人的联动,打造联合党建的新样态。去年5月,真爱梦想党支部携手我们的捐款人安踏集团党支部,与甘肃敦煌南街小学党支部开展了一次特殊的党日活动,共同启动梦想中心,开启梦想第一课,通过公益活动将党员的服务精神传递给孩子。


我特别想提的是怎么借力党建增强我们的组织力。中国共产党本身就是一个近百年的组织,党的组织系统和统战系统,非常值得我们每个公益组织甚至每个商业组织研究学习。对我们公益组织来讲,我们的核心凝聚力不是靠金钱,也不是靠权力,我们其实跟党是一样的,靠的是强大的精神力量,就是通过我们的使命、愿景、价值观来感召更多的优秀人才加入2019年真爱梦想将人力资源部更名为组织发展部,着力组织和人才体系构建,包括从组织力、系统到我们的业务目标,到怎么拆解到最后OKR落地,这其实是层层透嵌的一套组织系统。


总结一下,党建可以是一个会议,比如组织生活会、民主评议会、学习强国的心得交流会,可以学习党的新政策、新文件或是党在组织系统方面的策略经验,也可以是项目总结会、参观、交流、拜访等等,这些都是党建的抓手。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要党建内化于心,我的核心建议还是要跟我们机构自身的使命、愿景、价值观以及业务目标很好地融合起来。不要为了党建而党建,我们公益组织本身日常已经很繁忙了,如果能够很有效地结合,同时又达到组织人才培养、人才发展、价值观传递、组织系统改善等等这些目标,真的是一举多得。


*本文为对话观点精选,欢迎点击文末“阅读原文”,阅读本场对话完整版。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