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势视角下社区妇女志愿者培育实践探索——以茂站前街道蒲公英志愿者服务队为例

更新时间2021-05-30 11:30:42  点击次数:148次  来源:邂逅社工

01背  景

党的“十四五”规划建议明确提出“推进公民道德建设,实施文明创建工程,拓展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建设”。

新时代文明实践需要充分发挥志愿者的主体力量,健全志愿服务体系,逐步实现志愿服务的精准化、常态化、便利化,促进人人参与到社会治理体系中,实现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

茂名市茂南区站前街道社工站是广东社工“双百计划”第一批成立的社会工作服务站,于2017年7月1日入驻朝阳社区。社工在“三同”、“用脚丈量”走街串巷、入户探访的过程中发现社区内常常有不少的社区妇女聚集在不同的地方打牌、打麻将或闲聊八卦。

她们对公共事务关心甚少,面对社区内的环境脏乱差等问题视而不见或抱怨不已,片面责求政府、他人的不作为;对社区弱势群体的困难“常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如何引导这些时间相对充裕却生活单调的妇女关注社区公共问题,调动她们的的积极性,参与公共服务活动?如何培育这群妇女成为社区志愿者,发挥她们的主观能动性和能力,提升社区治理水平?

本文基于优势视角理论,以社工站介入培育站前街道蒲公英志愿者服务队为例,对长达四年的实践探索进行梳理、总结与反思,旨在不断推动社工与志愿者联动常态化服务发展,在中国特色志愿服务大局中努力发挥巾帼志愿服务优势,培育妇女志愿队伍,建设共建共治共享社区。

02理论支持:优势视角

优势视角是社会工作专业领域的一种基本理念和实践模式,由萨利贝(Saleebey)明确提出。如今,“优势视角”广泛运用于不同的人群和各种社会工作实务领域中。

优势视角关注服务对象自身的优势和能力,增权、抗逆力、成员资格、对话与合作等是其基本信念。优势视角坚信个人、团体、家庭和社区都有特定的优势(财富、能力、资源、智慧、知识等)。这些优势可能已经被发现或实现,也可能未被发掘或利用[1]。

基于优势视角,社会工作者在某种程度上要立足于发现、寻求、探索及利用案主的优势和资源以达成自己的目标,即便是最可怜的、被社会遗弃的人都具有内在的转变能力,激发这种转变能力,推动能力建设,依靠自身力量摆脱困境,实现自助。

结合优势视角理论的指导,我们对朝阳社区的人、文、地、产、景的优势和资产进行分析,分别从人本、队伍以及社区这三大层面优势进行阐述。

(一)人本优势

优势视角理论相信每个人都有自身优势,社工应从人的优势出发去激发每个个体的潜力,促进能力建设,推动公共参与,实现自助互助。社工入驻后第一年便通过参与式与非参与式观察、与居民访谈(非结构与结构性访谈),查找文献等方式盘点社区资产、绘制资产和问题地图,撰写了一份行动研究报告。

报告内记录到:朝阳社区的妇女们经常是送完孩子上学处理好家务就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聊家常或在凉棚下打打牌、打麻将,她们普遍拥有较为充裕的闲暇时间。

在访谈中梅姐说道“我们这些妇女就是只懂得做做食搞搞卫生打打牌的啦”;阿仟姨:“得闲就只能坐坐咯咯,不然都不知道做什么”,“可以的话跳跳舞挺好的,又可以打发时间又可以健身,不过没人组织没人教呀”。

社工对访谈内容做总结:这群妇女们有改变的意愿,也希望通过一些活动可以充实生活;另外大多数她们都对广场舞有兴趣,希望可以有人可以组织她们跳舞健身。

社工也挖掘到阿洁姐、秋月、阿蓉姐等广场舞达人,她们经常到社区外文化广场跳舞,所以积累了一定的舞蹈经验;还有高姨(东北原来开饺子馆的)、等糕点烹饪高手。时间、兴趣爱好、能力、改变意愿、经验等这些都是朝阳社区妇女们的优势所在。

(二)队伍优势

基于前期大量的走访访谈和宣传,并和妇联取得合作,在2018年12月5日-至今社工筹备开展了“舞动自我,快乐飞扬”朝阳社区广场舞系列活动。活动每周三晚上定期开展,由妇联提供舞蹈老师免费教学支持,站前文化站提供场地和音响,社工组织居民齐聚并维护秩序。

慢慢地,“站前街道有广场舞跳”这个消息在社区传开了,广场舞队伍由几个人发展为相对固定的三十人左右的队伍;由每周三开展到居民自发扩展成每周一、三、五的常规活动;由外请的老师教学到社区内达人带队跳;由相互间没多少交流到相互指导、熟悉。人气聚集一起了,一个相对稳定的队伍形成了,团队优势初现。

广场舞这一群众性文化活动不仅有效回应妇女对文娱活动的需求,更重要的是可以增强妇女之间的交往与互动,具备独特的生命力和组织优势,将成为妇女参与及志愿服务的重要契机。

(三)社区优势

朝阳社区虽为城镇社区,约有50多个小区,但其中具有典型的单位小区(由单位集资建设成的生活小区,提供给本单位职工居住)约20个,比如计星路水利宿舍、农业银行大院以及油公司华达宿舍等。

这些单位小区原本由职工组成,邻里关系亲密。社工在走访中,问到几楼几户,就有一些较年长的居民说道“3栋502不就是那是谁谁的家嘛”。

有一次社工在走访社区高龄老人过程中,来到茂石化小区4栋202房,敲门很久都不见开门,隔壁一阿姨回来见到我们主动询问我们是谁,并说明202老人家回老家了以及其一些家庭情况,原来202老婆婆是独居老人,老婆婆是茂石化职工,隔壁家也是原茂石化职工,因为是同事和邻居关系,一直彼此照顾。

所以小区内居民他们熟悉自己的生活环境,有着共同的生活工作经历,彼此熟悉,有着较为稳固的关系基础,部分居民还有一定的邻里互助的志愿服务意识。

另外,站前街道社工站驻点于社区文化站,站内设有篮球场、乒乓球室和曲艺社等场地可以充分利用。

03服务需求分析

(一)志愿服务氛围薄弱。朝阳社区内仅有朝阳居委成立的一支志愿服务队。该服务队主要由党员和群众组成,平时服务内容有清洁楼道、牛皮癣,卫生保洁;健康义诊体检;政策宣传;维护交通秩序等便民、助民服务活动。

虽然名册在内人数较多,但日常实际参与志愿服务的人数较少,原因多为工作忙,没时间参加,或是对志愿服务意识不认同,没有利益不太想来参加。

(二)志愿服务意识欠缺。站前街道社工入驻朝阳社区后,对居民们参与志愿服务意向进行调查,发现大多数居民积极性和主动性不高,社工开展活动很难招到志愿者;还有些居民觉得要有钱才来参加志愿,免费过来帮忙很浪费时间。

(三)民政对象志愿支持少。朝阳社区是街道残疾人口与低保户数最多的一个社区,截止2020年社区内残疾人在册183人,低保户在册75人,高龄老人在册177人。社区内民政对象也普遍缺乏社区关注和支持,所以成立志愿服务队任重道远。

04服务过程(一)第一阶段:建立关系,摸清情况

2018年2月,社工通过用脚画地图,挨家挨户、走街串巷的观察、访谈、记录,决定以社区内参与广场舞的妇女成为培育志愿服务队的突破点。

于是社工从原有的妇女广场舞队伍出发,在持续的“三同”——“同学”、“同跳”、“同分享”过程中与这群妇女队员们建立了更为深厚的信任关系。

2018年12月、2019年5月社工组织开展了“舞动自我,快乐飞扬”朝阳社区广场舞队伍两次大团建会议,总结广场舞的开展情况以及探讨以什么样形式参与社区志愿服务。

第一次会议大家的重点讨论了场地使用、时间安排等队伍内部问题。会议上梅姐讲到:“大家跳舞可以健身,心情都愉快很多了,以后可以专门练熟几条舞上舞台表演呀”;“是要建立个规则,例如几点开始几点结束,就不要让有些人来得迟却跳的很晚,影响其他居民休息”。

社工带领成员们针对出现的问题建立了队伍规则,并达成一致共识,在以后的广场舞活动中共同遵守。

第二次会议在社工抛出了社区公共问题以及民政对象服务案例分享后,大家的重点则是商讨广场舞队伍能做什么志愿服务?关于环境问题——“多数是老人家养鸡,老人很难讲得通,可以跟家里年轻人说做老人的工作”丁姐踊跃发言说道。

关于弱势群体——“现在还是有一些家庭很惨的,我知道我们社区就有一个一家三个残疾人的,全家就靠一个老奶奶支撑。也许可以上门看望一下老人,慰问一下”小红姐听完社工的案例分享后说道。

现场讨论氛围活跃,社工惊喜地发现在队伍中有部分队员表示愿意做力所能及的志愿服务帮助他人,让社区变得更美丽。而问题是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不会做”,“不知道怎么做”,“做不了”。

社工在会议上引导大家寻找突破点,关注到自身的优势——你喜欢做什么?你擅长做什么?你想学做什么?当社工提出这三个问题后,阿姨们纷纷表示:“可以跳舞表演”、“可以做美食分享,包包饺子”、“我喜欢做糕点”等等。社工一一记录下成员们的喜好专长,并计划充分利用优势在活动中带领成员们建立志愿服务自信心和成就感。

(二)第二阶段:发挥个体优势,开展志愿服务2019年5月团建会议上,社工和广场舞队伍成员讨论如何将自身兴趣、技能与志愿服务结合在一起,就商讨出了两条志愿服务主线:

1.参与“义演”相关志愿服务活动:广场舞队伍成员参与“百人共舞,礼赞中国”活动、区广场舞展演、创卫宣传巡回演出等义演活动,弘扬新时代文明实践,助力“好心茂名”双创事业。

2.参与“美食”相关志愿服务活动:“冬至同欢乐,暖心腈纶情”冬至包汤圆活动、庆五一芋圆美食活动等节日系列活动;烘焙活动第一期(蛋挞)、烘焙活动第二期(牛轧糖)等系列活动。

在这系列活动当中,社工与广场舞中擅长美食制作的成员一起探访社区残疾人和高龄老人,或以“分享美食”为名邀请民政对象过来品尝,或邀请社区弱势群体过来一同制作美食……

这两年来,志愿服务队伍美食小组通过制作美食、分享美食、邀请品尝等形式开展志愿服务,充分发挥了志愿者个人特长,同时满足了志愿者本身的兴趣发展。

(三)第三阶段:形成团队,规范化运行和管理

2020年4月社工再次组织有志愿服务意愿的广场舞成员(11名)和社工站登记在册的其他成人志愿者(5名)齐聚一堂,重点是收集“志愿服务团队规范化发展”的建议、意见。会议最终确定了志愿服务队的名称:站前街道蒲公英志愿者服务队;记录了大家提出的十三条管理建议。

2020年8月,社工与蒲公英志愿者代表制定了《志愿者服务队管理制度》,这标志着志愿服务队伍正在逐步形成了自己的运行机制和团队文化(各有所长、乐于奉献)。

为了促进蒲公英志愿服务队伍向正规化、专业化方向发展,社工协助志愿队伍定期(每季度一次)开展了志愿者培训:2020年9月“社区志愿我先行”志愿学堂第一期、“义路有你,出谋划策”志愿学堂第二期、“携手同行,共创旗帜”——志愿学堂第三期、“七彩缤纷、“绘出你我”——志愿学堂第四期。

(四)第四阶段:发挥团队优势,提高自主服务能力2020年8月以妇女为主体的蒲公英志愿服务队建立起来了,在册成员有39人,其中妇女志愿者有23名,儿童志愿者有6名,青年志愿者有10名。如何发挥志愿服务团队的优势,提供社区志愿服务?

社工总结前期系列活动成功的因素:系列、恒常即有持续性;从兴趣爱好入手,即能调动积极性;从优势出发,即有经验能力。所以社工采取社会工作小组的模式发挥志愿服务的优势,提高自主服务能力。

案例:以“同参与,共行动”居民议事会-居家安全小组为例。

此小组通过组织“蒲公英”志愿者服务队志愿者“头脑风暴”、上门探访等形式入户排查社区内空巢、独居老人,行动不便残疾人的居家安全隐患,做出评估,提出解决方案。小组共开展了5节,共9名志愿者参与。

第一节建立小组关系。通过观看广州机构居家安全改造案例和影响,让组员对小组内容有大概的了解;“头脑风暴”让组员对案例进行分析和提出解决措施。

第二节初步培养组员自主能力:社工对组员开展入户探访技巧培训并带领入户。在高龄老人独居凌婆婆家探访中,大部分组员根据社工引导,能细心观察服务对象的居家安全情况,但不太敢与服务对象交谈;其中两名组员一直偏向帮扶,希望社工如何做去解决婆婆的其他问题,随后社工进行澄清,但看的出组员有些失望,小组出现冲突。

第三节一名组员退出及一名组员请假。分组开展,一组到行动不便的独居邹姨家,主动了解家里情况和居家隐患,便到建材市场、五金店等寻找合适的厕所扶手方便安装;一组到残疾人欣欣家,评估楼梯凹凸不平的问题,随后与物业沟通寻找安装合适的垫脚材料。

第四节社工带领组员到民政对象家里,进行安装厕所扶手工作,居家安全方案正式落地,组员也能主动与服务对象顺畅交谈。

第五节社工回归主导地位,跟组员进行安全知识竞赛,加深组员对居家安全的意识,也发挥了组员的团队合作能力;随后回顾小组历程,组员分享感受;到最后颁奖,鼓励组员参与小组中积极投入,组员也表示以后还有活动也会来参与。

本次小组9名志愿者组员中有妇女5名、青少年4名,他们相互促进,青少年志愿者活力和思想带动其他组员,妇女志愿者在小组初期活跃小组,中期发挥带头作用,以经验和阅历提出不同建议,完善组员想法,整体提高了志愿者们参与积极性。

除此外,社工还开展了“美食美刻”志愿服务兴趣小组,8名妇女志愿者分享美食制作方法;将美食成果带出去关爱三十五名盲人;邀请福利院7名孩子一起体验美食制作的乐趣等。小组由社工抛出服务需求,志愿者们制定具体服务计划、主动联系、购买物资制作美食、提供服务,充分提高了志愿者自主服务能力。

05服务成效(一)社区妇女得到自我成长起初闲暇时间只能通过闲聊八卦、打牌打麻将消遣的朝阳社区妇女们,如今一部分的她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去处:站前街道社工站。有了一个共同的身份角色:站前街道蒲公英志愿者服务队成员。

从“不会做,做不来”,到后来的“这样做,我来做”,是志愿服务意识的不断提升,是志愿服务能力的不断增强,更是团队的归属感、成就感的不断强化。

(二)社区弱势群体得到关注与支持蒲公英志愿者服务队2020年8月成立到2021年4月期间,共服务了社区民政对象192人次,为他们提供了上门探访、送美食陪度佳节、邀走出来齐共事、居家安全排查等服务。

(三)营造社区志愿服务氛围蒲公英服务队志愿者们身穿统一的绿色志愿服,精神抖擞的参与、活跃到大大小小的活动中,成为社区内一道靓丽的风景。培育社区妇女志愿者既充实了社区妇女生活,又能影响更多人群加入社区共治中来,参与公共事务,共同推动社区共治。

06总结与反思站前街道蒲公英志愿服务队的培育过程,以妇女群体为突破点,重点培育妇女志愿者,从兴趣爱好出发,基于优势视角,发挥妇女兴趣爱好的优势,提升妇女的社会参与感。

采用“石头汤模式”,激发妇女能动性、自主性,为志愿服务活动出谋划策、提供必要的工具和材料,在活动中贡献力量,帮助身边的弱势群体,提高了社区的凝聚力。

通过反身性反思,部分社工在活动中时有包揽工作的现象,认为志愿者能力达不到或没有时间等,潜意识给自己“假想虎”;也有的社工不知道在哪里该抓住发力哪里该放手观察。所以社工要提升赋权意识,明确社工的角色和作用;同时还要在志愿服务的活动或小组带领、引导过程中注重经验积累,提升专业能力。

对培育服务队的过程进行反思。发现在过程中,社工忽略了志愿者团队内的骨干培育。

其实在一些活动中我们发现总有三四个妇女十分的积极、活跃,能够带动全场的氛围,推进服务的开展,但是由于她们没有带领团队的经验,有时候会忽略他人的感受或包办等,造成一些团队内的矛盾。

社工应对热心、有组织能力、有领导能力的妇女进行骨干培训,扬长避短,发挥骨干关键的组织、领袖、带动作用。

参考文献:[1]优势视角下农村妇女组织与社区参与的实践探索——以广东省M村妇女社会工作项目为例  作者:闫红红  张和清

作者:站前街道社工站 杨雨君

指导:萧文彩

来源:“广东社工双百计划”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