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聚焦内蒙古疫情防控 阿拉善社工与您同在

电话声声求帮助
 
“喂,你是陈老师吗?我们是来额济纳的游客,现在疫情爆发,我们被困在这里,怎么办啊?”
 
““喂,我现在头疼欲裂,急需奥氮平片,请速速帮助解决,要尽快啊,不然我就没命了!”
 
“喂,您是黄老师吗?我急需药品:甲氨蝶呤片、阿法骨化三醇胶囊、雷公藤多苷片。盼望能帮我买到!”
 
“喂,我想要玫瑰干花,它可以疏肝解郁,预防抑郁症的,希望社工能帮帮我们可以吗?
 
“喂我们需要......”
 
在阿拉善盟民政局五楼,一间门上贴有“抗击疫情社工指挥调度中心”办公室里,类似这样的电话不绝于耳,四位社会工作者的电话几乎没有断过,手机处在发烫状态。

 

2021年10月19日,当额济纳出现第一例新冠疫情后,全盟上下立刻投入到抗击疫情战斗中。
 
几天后,滞留在额旗的旅客陆续出现焦虑情绪,怎么办?
 
政府的好帮手,群众的贴心人——社工,在这个时候主动担起了心理疏导、链接资源,协调关系等职责,全力以赴帮助大家共度难关。于是,由阿拉善惠民为老联合党支部书记黄勇牵头建了一个名为“风雨同舟额济纳”群,群里有社会工作者、心理咨询师、全科医生志愿者、滞留额旗游客等80多人,倘若大家有什么身体不适、健康问题都可以在这里咨询。
 
滞留游客所称的“陈老师”就是心理疏导师陈红,从20日介入到这项工作后,从早到晚,打她电话需要她疏导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有的在电话中嚎啕大哭,有的直接骂她无能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但陈老师一直忍着。
 
“骂过了,还要对我说声谢谢,我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
 
胡杨林中的“安全岛”
 
10月22号上午,陈老师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是8个聋哑人发给她的,他们告诉陈老师他们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看了短信,陈老师瞬间留下了眼泪,在场的社工们眼含热泪却开心地说:“太好了,聋哑人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事情还要倒回来说,10月20日,陈老师接到8个聋哑人给她发的短信,短信中说他们是西安来的,已经在额旗胡杨林民俗风情园住了4天,他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更不知能否返回西安?现在他们生活遇到了很多困难,希望帮助解决。
 
得知情况后,黄勇立刻将这个情况在第一时间告知盟残联,残联书记祁玉江一刻不怠,打电话要求额旗残联必须马上解决此事。额旗残联克服种种困难,安排8名工作人员和8位聋哑游客互加微信,进行一对一心理疏导,将他们安置在胡杨林民俗风情园毕力格家。
 
37岁的毕力格经营着一家牧家游,这几天他每天都出去采购充足的生活必需品,他说,家里养着羊,足够8名残疾朋友吃了,但买不到水果,让毕力格稍稍有些遗憾。从22号开始,8名残疾朋友吃上了苏木提供的免费爱心餐。苏木政府还给他们每天每人补贴40元用于制作爱心餐。残疾朋友说,他们在胡杨林里是最安全的,毕力格家简直就是一座桃花岛,到明年胡杨叶子黄了的时候,他们还想来。
 
药从何来
 
紧接着,又一个好消息传来:那位急需奥氮平片药的付先生也拿到了药物。
 
付先生来自四川成都,今年66岁。他和他的同事滞留在额济纳,心里非常着急,随身带的药物也没了。付先生本来就有焦虑症,已经吃药3年了,现在困在这里,生活等各方面都不适应,病情一下加重了,只好求助《文旅阿拉善》公众平台公布的陈老师的电话。
 
放下电话,所有工作人员迅速行动起来,有的给朋友打电话求助,有的找医院工作的同学、朋友,大家将这个信息发在各自的朋友圈寻求帮助,很快许多人转发了这条短信。远在500公里开外的阿拉善右旗民政局副局长姜红以社工的身份四处打探,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了额旗蒙医医院药房部的电话,但药房没有这种特殊药。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时,有一位热心人亲自将药片送到社工调度中心,社工们欣喜若狂,这时又有人将家里人正在用的同样的药品送过来,他说,虽然不多,但可以救急,他们都是从微信里看到的。这时时间指向是10月21日下午6点57分。
 
药的问题解决了,可是阿拉善地区所有快递已经停运,如何把药送到病人手中又是一个大问题。于是,大家开始寻求自己各方面的资源,就这样,成百、上千个素不相识的人,为了共同的目标,伸出自己的援手,最终,通过盟文旅局,联系到了物资运送专车。
 
10月22日一大早,一辆载着药品和其他救助物资的车辆运行在额旗方向的路上,正常情况下,预计晚上9、10点钟,药品就可以送到付先生手中了。
 
10月22日下午4点50分,付先生又打来电话,高兴地告知陈老师药已经拿到了,他非常感谢大家的帮助。
 
社工们惊讶了,赶快和物资运送专车进行核实,而此时车辆还在路上行驶。
 
是谁将药送给付先生的呢?付先生也不知道。
 
没有答案就是最好的答案,仁义善良的阿拉善人都是这个“谁”。
 
调度指挥运输忙
 
然而,事情远没有结束。
 
据了解,此次滞留游客,大多数都是65岁以上的老人,随着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有些物品、特别是不常见药品开始短缺,更何况,额济纳离阿左旗640公里,阿右旗500公里,离最近的嘉峪关、酒泉也有400公里左右,怎么办?
 
“请帮我买一下奥美沙坦酯片(高血压)”;
 
“我要阿普挫仑(抗抑郁失眠)”;
 
“我的阿那曲唑片(乳腺癌治疗药)马上断顿了”;
 
“我们是从呼市坐火车过来的一群下乡知青,一共49人,平均年龄73岁,最大的80多岁,现在我们面临的困难是药品严重短缺,房间不是很热,所有人来时都是单衣服,现在天气越来越冷,已经有多个感冒的了,有的患上了带状疱疹病的,必须有药控制,请加急帮帮我们!”
 
“我们现在是24个房间,需要48床棉被”;
 
“请帮我......”
 
电话一个接一个,几名社工心急如焚。
 
盟文旅局领导来到社工调度中心现场办公,协调各种关系,打通各种渠道,调动各自资源,大家一起将每个人的姓名、需要的药品名称和用量、做好详细记录,制成表格发到群里,确定无差错后,再由盟里统一调度,提交物资运送专车,由专班工作人员根据表格分类处理,统一配送。这样,各游客队的领队只要将每日所需物资(含药品)汇总,一次性提交给游客服务专班。
 
大家在接电话,做记录,送药品中,就像陀螺旋转不停。
 
有你们真好
 
2021年10月24日早晨6点16分,黄勇手机上发来了一条短信,53岁天津女游客流鼻血不止,急需治疗!
 
黄勇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即通报额旗,并通过各种关系,联系到了内蒙古中医院耳鼻喉科米主任。
 
米主任特别认真负责,以视频的方式,一边建议将病人立刻送到就近医院,一边进行详细的远程专业指导,视频中,她看着医生操作,看着病人的血慢慢止住,反复叮嘱病人注意事项后,在互道“祝你平安”中关闭了视频,病人频频在微信群中发出同样的信息:“谢谢医生,谢谢社工,谢谢阿拉善人,有你们真好。”
 
与此同时,陈老师也接到了求助电话,电话称一位来自南京的滞留游客吴女士两天没有排尿了,身体浮肿,急需服用利尿药物,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出于安全考虑,病人不去医院也不接受医生上门处理。
 
陈老师立刻将此消息告知黄勇,黄勇迅速和额旗团委书记杜莎莎电话联系,请杜书记和陈老师先安抚病人情绪,他又开始第N次打电话寻医问药,嘶哑的嗓音回报他的是,内蒙古药品研究所所长郑秀萍博士和乌兰察布市中心医院泌尿科主任医师谢大夫爽快答应在不同的地方共同进行远程诊断,指导病人如何导尿,所有开出的药品,社工们仔细记录核对,然后对额旗短缺药品在左旗购买打包后再送到专运车上。
 
在这里,“义不容辞”似乎成了回应“感谢”的专用词。
 
质疑声中献爱心
 
“各位游客朋友你们好。我是社工老黄,按照有关部门领导指示,我们这个群里不再受理药品代购,大家可直接与专班联系。我们通过额济纳有关部门,把一些急需的药品集中在额旗蒙医医院。我们正在汇总各位的药品需求,请各位按照下列格式接龙。姓名+电话号码+酒店+房间号+药品名称+数量。下面我把蒙医医院药房的号码发到群里,请大家一定记住0483-6521928这个号码,有什么难处,继续和我们联系,我们一定竭尽全力帮助大家,请你们放心,我们时刻和你们在一起。”
 
这时,有个别游客开始提出质疑:“ 大疫面前怎么可以只派社工来应付呢?”
 
“ 没有任何人派我们,我们是自愿的,就是想尽我们所能给游客们提供更多的帮助,让游客感受我们阿拉善不仅地美,而且人很善良。我们不能代表官方,不代表哪个单位,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将大家的诉求让政府尽快得到,让能帮忙的都出来帮帮。
 
“国家为什么不派人来?你们的领导在哪里?”
 
“我们的领导都在防控一线,国家卫健委、自治区主席就在额旗亲自督阵,我们很多领导和工作人员已经累的说不出话来,牢骚可以发,但一定要有根据,千万不要妄言。来到我们内蒙古,没有照顾好大家,再次表示歉意。”
 
社工梅在群里发了一段文:阿拉善这座小城生病了,它前所未有地积聚了人们的目光,同时也让我们大家陷入了困境,产生了焦虑。但我们一定要相信这些都是暂时的,只要我们大家同心协力,风雨同舟,这一切很快会过去。
 
当我们回首这段往事,它一定会成为我们生命中刻骨难忘的记忆,那时,我们可能会感谢这段生命轨迹上的留痕丰盈了我们的人生
 
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加油,一起等待开怀大笑的那一刻。
 
阿右旗社工红也发自肺腑对群里的朋友说了这样一番话:作为阿拉善人,让很多的游客有这样一次非常难过的旅游体验,我感到非常难过和抱歉!在祖国的大西北,我们战天战地战风沙,却没能在祖国上下这一次的防疫战斗中幸免。不过请相信这次防疫战斗中所有的阿拉善人都在同心协力共度时艰,因为物资缺乏、人力不足,每一步防控措施都需要所有人的尽力配合。全盟可调配的资源全部在行动,在这里,我们会尽心陪着你们,共同度过煎熬时刻。
 
蒙古族游客巴根说,他从最初的不满到后来的感动,就是因为他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很多人无私的奉献。
 
他满怀深情在群里发了一段话:人要懂得感恩,社工、医护人员在为我们服务,他们都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额旗旗委、政府第一时间启动了应急反应机制,在这么繁忙的工作中,还没忘记我们,我们只有感谢、感谢、再感谢,给你们辛勤付出的人鞠躬啦!
 
抗疫,让我们心手相连
 
巴根的话,立刻得到了回应,有一位滞留游客说:“我们感受到了阿拉善人为我们的付出。同胞们,咱换个角度试着看问题:社工可以像别的老百姓一样乖乖呆在家,没人说让社工非得介入;社工可以不用这么一天十几个小时多方奔波呼吁,也完全可以不用十几个小时心里挂着我们,连续七八个小时眼睛盯着手机,我知道没人给社工发工资,我们大家能聚在一个群里,享受他们的服务,我们真的应该感谢他们。”
 
至此,群里的气氛开始逆转,发出了同一个声音:
 
感谢阿盟和額旗的领导,感谢社工们,有你们的关心和支持,我们对战胜疫情充满信心!希望你们保重身体。
 
照片中,太阳的万丈光芒照射在胡杨树梢,金色的树叶显得更加辉煌灿烂,湛蓝的天空有丝丝白云点缀,纯净的没有一丝尘埃。这瑰丽的美景,大漠中最耀眼的生命的底色,瞬间让人忘了此时此刻身处疫情之中。
 
社工甲:火火老师,您赋予胡杨诗意的美照我已收藏,非常珍贵。
 
火火:今年虽然没看到美丽的胡杨林,等我缓过劲来,等疫情过了,我还来!
 
社工乙:我在中国最美沙漠巴丹吉林,待疫情过去,我要邀请您来为我家乡拍照。
 
火火:有生之年,我一定会去一次的。
 
社工乙:欢迎你们下次再来,我会一直在这里,我们的社工都是你们的朋友。若你们在等待中有苦恼、有压力甚至有愤怒有委屈,都可以说一说,我可以负责陪聊。
 
游客乙:你们的努力工作和帮助让我们有了坚持下去的信心。我会尽力克服自己的困难,等待返程,争取不叨扰政府。
 
社工甲:在我们眼里,您们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游客,而是和我们一起相携相扶的战友,尽管空间遥远,但我们的心已经连在了一起。
 
游客丙:当初心情确实非常不好,和陈老师聊天后,心情好多了,我们庆幸我们生活在新中国。
 
社工丙:各位大哥大姐出门在外不容易,我们尽力地去陪伴,去链接资源,尽一点绵薄之力,我们就是你们的朋友,尽管可能今生也见不到面。
 
某旅游团领队在群里发表感言,她说,在接你们电话和微信聊天时,总是在不经意间收获很多意想不到的温暖和感动,感谢感恩我们能这样相遇!感谢感恩我们收获的包容和理解!
 
社工甲:谢谢您的理解, 温暖感恩是相互的。
 
游客甲:我们能做的就是听党话,宅在家,戴口罩,别乱跑,让我们心手相连同战疫,迎接解封的那一天!
 
就像人们所言,当心态转为正向,好事也会随之而来。
 
10月22日,48床棉被已经铺在游客的床上;同一天,爱心午餐也及时吃到了嘴里。
 
10月23日,在阿拉善盟召开的新冠疫情防控工作第三次例行询问发布会上发布了保障滞留游客基本餐食、为不能外出的游客代买药物、提供“流动超市”“流动药店”等措施,从10月22日起,每天为入住在较大规模酒店的滞留游客免费提供1餐正餐,以及1个一次性医用口罩,一份方便面、火腿肠和矿泉水。其余入住在较小规格宾馆、旅店、民宿的滞留人员将抓紧陆续保障到位;尽力满足药品需求保障;采取“线上购药缴费、线下送药上门”全流程零接触服务模式,为滞留游客提供购药服务。在正常保障广大居民和滞留游客门诊服务的同时,为酒店内滞留游客提供上门问诊服务;进一步完善流动超市、药店运行。加派车辆,扩大保障和供应面,力争更多的需求得到解决和满足。加强宾馆酒店价格监管,酒店房间价格每天不超过200元,已专门安排市场监管部门开展全程、实时监督检查,对随意加价行为,一经发现,绝不姑息。
 
游客丙:看了新闻发布会,又收到政府的暖心午餐,给了我们安顿下来的安心和勇气。
 
此时,阿拉善的阳光不灼人也不刺眼,就像妈妈的手轻抚在面颊,它那么的温暖。沉闷的群 一下活跃起来,大家开始讨论在游客中建立志愿服务队的事儿,他们说,游客中有很多能人,甚至是专家,可以根据服务类别,选择适合自己的专长做志愿服务。很多游客表示愿意成为志愿者,多方链接资源,尽自己所能为大家服务。
 
他们说,能成为社工中的一员,感觉也很自豪,大家风雨同舟几昼夜,不仅在同一个物理空间,而且又在同一个心理空间!
 
群里顿时活跃起来,这时有人提议,应该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分享一下开心的事儿。
 
很快,大家就把自己或朋友的书画作品展示在群里,巴根开嗓为大家唱起了《苍天般的阿拉善》,心理疏导师陈红这几日第一次舒展眉头,露出笑脸:“虽然嫁了个蒙古人,在家也听过他唱蒙古族歌曲,但从来没有在群里听到过这么温暖动听的歌!”
 
黄勇的一首欢快的口琴独奏赢得了群里所有人的点赞。更鼓舞人心的是,游客们还建了临时党支部,将抗疫中的感人故事发在群里和大家分享,组织“微信群晚会”,让大家在群里发挥各自的特长,展示自己的风采。
 
就这样,未曾谋面的阿拉善社工和天南海北的游客,在特殊的日子,在网络空间,搭起了一座连接心灵的桥梁,抗疫中,他们像老朋友一样互相开起了玩笑,聊起了家长里短,唱起了地方小曲,在各种喜怒的故事中等待疫情解除的那一天。
 
注:本文转载自社工中国网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17733069472
 


【免责声明】此文章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公益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版权,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