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为孩子带来改变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全球超过1.68亿儿童遭遇了学校停课。对于缺乏网络资源的地区和家庭来说,教育质量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每3名儿童中就至少有1名在停课期间无法进行远程学习。此时,公益机构和国际组织在很多服务不可及的偏乡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中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一直在相对欠发达地区试点“儿童主任”项目, 同时致力于支持儿童之家在全国的推广。


儿童主任会定期家访,密切关注学生的动态,比如谁生病了、谁需要补课,还会帮助维护好家庭关系。在乡村,儿童主任搭起一座桥梁,将儿童及其家庭与基本公共服务相连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自2010年在120个村开展试点,在此基础上,截止到2020年,全国范围内已建立了由4.8万名乡镇(街道)儿童督导员、66.3万名村(居)儿童主任组成的基层儿童工作队伍。
 
“儿童之家”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全球推广的“儿童友好 家园”模式相似,为做好基层儿童关爱和保护服务工作提供了一个重要场所,可以让小朋友在这里安全地游戏和学习。同时,儿童主任依托儿童之家提供的服务和组织的活动也会帮助父母及其他照料人学习养育技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政府合作伙伴一起,已在重庆、湖南、陕西、四川和广西支持当地建设运行了124个儿童之家,服务惠及了5.5万名儿童及其家庭。
 
让我们来认识四个不同项目的受益孩子:廖妹和金琼出生在偏远地区,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十分不自信;陈东因为家庭的变故而感到孤单、变得自卑;小愿的先天疾病让他躲避人群。有了外界的一点点光、一点点水分,这些小树苗开始成长,随着一点点长大,生命变得越来越顽强。

故事一:山里山外

项目:儿童之家
 
 廖妹 16岁 广西贵港
 
“我不懂”、“我不知道”,这是儿童之家的工作人员和廖妹交谈时,她最常说的两句话。
 
廖妹今年 16岁了,她所生活的村子里只有11户人家。青葱群山将这稀疏的烟火气衬托成了一幅秀丽的山水画,与此同时也形成了天然的屏障,将廖妹与大山外的世界隔绝。山上的日子颇为单调,“每天就是洗衣服、砍木头、种果树……好多好多树”。因为地处偏远,上学也成了难题,最近的学校需要 整整两个多小时的路程。

 
廖妹居住的大山
 
对于外面的世界,廖妹无从知晓;对于自己的身体,她亦无人教导。儿童之家的志愿者奇拉回忆起自己有一次不得不去超市为廖妹购买新的贴身衣物,因为她身上穿的都发霉了。而对于一个少女在青春期所遇到的身体变化,由于母亲的羞于引导,廖妹也无从了解。多亏志愿者的关心,她才渐渐养成了健康的生活习惯。

 
廖妹参加儿童之家举办的公益夏令营
 
廖妹受邀参加了在邻村儿童之家举办的公益夏令营“我的发展我参与”。在那里,她学习到了生存权、发展权等与她息息相关的儿童权利,也获得 了探索广阔世界的机会。在儿童之家学习到的一切,让廖妹有了更多的想法,“不知道”变成了“我觉得”。大山也仿佛打开了一道门,廖妹看到了自己可以拥有更多的选择。
 
故事二:世界会因
 
你的自信让出道路
 
项目:生活技能培训
 
李金琼 16岁 云南普洱
 
学习成绩有可以衡量的数字,让人知道自己在学业上的位置。可是若没有这些可以量化的标准,要如何获得别人的认可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李金琼都不知道答案,她只是将所有的原因归结于自己的内向,总觉得自己不够好。
 
李金琼出生在云南昭通,是家里三个女孩中的老大。在老家时,全家窝在一个泥屋里,直到她7岁的时候搬去了普洱市。可胆小、敏感、缺乏勇气,这些她常用来形容自己的特质并没有随着搬迁而改变。

 
李金琼在画室
 
2017年和2018年,李金琼参加了中国科协和联合国儿童基金 会合作开展的生活技能培训项目,项目中既有关于亲近大自然的课程,也会面向女孩子传授如何面对自我,以及怎样在社会立足。在绘画课上,小金琼总是畏畏缩缩地不敢出声。但有一次,项目老师看到她的画后,鼓励她向大家展示,没想到得到了全班的掌声。这次“突然”的认可仿佛为她启动了一个开关,“自信赋予我的力量,就好像全世界都会为我让出一条道路”。后来她接连在地区 和市级的绘画比赛中获得一等奖。
 

李金琼在作画
 
现在,开朗、外向、快乐是李金琼常挂在嘴边用来形容自己的词汇。她喜欢星星,畅想着未来有一天能够成为天文学家,探索星空和宇宙的奥秘。
 
故事三:东东的世界
 
社会情感学习
 
陈东 13岁 云南弥勒
 
陈东的家在云南省弥勒市的偏远小镇,他的父亲中风在床,家庭的重担全压在了母亲的肩上。那时起,东东开始逃学、打架,无能为力的母亲每次被请到学校,都只能坐在楼梯上掩面哭泣,对东东越来越不抱希望。
 
然而,东东也有他自己的世界:一个孤单、无力、自卑,不为人所知的世界。东东在日记里写道:“我不知道怎样爸爸才会好起来。读书、做作业没什么用,李老师逼我、罚我, 我干脆就逃学。当我逃学的时候我妈特别上心,这时我才感觉她是在乎我的。”
 
直到2011年,东东和他的班主任李文惠接触到了社会情感学习课(SEL),东东的世界,被这门课打开了一条缝,透进了光。在这堂课上,同学们和老师像朋友一样畅所欲言,谈论的都是些平时上课很少说的心里话。东东突然明白,他有的困惑其实大家都有,他并不孤单。
 

东东在社会情感学习课上
 
慢慢地,母亲发现东东变懂事了,他不仅帮自己分担家务,交到了许多新朋友,甚至获得了学业进步奖。“社会情感学习课其实就是换 一种形式,让大家表达自己的心声。”刚升上初中的东东如今干劲十足,“我要好好学习考高中, 然后练短跑,成为苏炳添那样的短跑运动员,为祖国争光。”
 
故事四:小愿的愿望
 
项目:儿童主任
 
小愿 12岁 云南陇川
 
云南省陇川县坐落在中国西南角,在傣语中,陇川被叫作“勐宛”,意思是太阳照耀的地方。农家孩子小愿就出生在这里,由于先天疾病,小愿从小有些自卑,总是逃避与人交往和沟通。小愿一直有个小小的愿望:他想和别的孩子一样。
 
2010年,小愿第一次见到了来家访的儿童主任万燕花,万燕花立刻将小愿的情况上报给了医生,得知做个小手术就能治好小愿的病。然而,小愿家的营生只是种甘蔗、卖咸菜,听到10万元的天价手术费,小愿的爷爷直接拉着小愿离开了。但万燕花没有放弃,她 四处奔走联系医疗资源,找到了一家能给小愿免费做手术的医院。小愿家里付不起路费,她就向民政 局申请预支了医疗救助费;小愿的爸爸不认字,万燕花就找人陪着父子俩一起去看病。
 
 
小愿和儿童主任在一起 ©UNICEF/China/2019/Ma Yuyuan
 
小愿痊愈后, 万燕花仍然十年如一日地支持着这个家庭。凭借着万燕花的多年努力,小愿的愿望实现了,他不仅健康,也活泼开朗了。每周,小愿都会骑车去村里的儿童之家画画和唱歌,顺便看看他的“万大妈”。他还交了很多朋友,成了小伙伴公认的“大哥”。小愿说:“我在科学课上学到,小树苗是从一颗种 子开始成长,越长大,生命就越顽强了。”那颗种子,就是小愿小小的梦想。

【免责声明】此文章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公益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版权,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返回顶部